【骑闯天路 day9】骑闯收官 圆梦拉萨——2019 VAUDE 骑闯天路高海拔自行车极限赛

2019 VAUDE 骑闯天路 高海拔自行车极限赛,10月17日,开启骑闯天路的第九赛段,骑闯天路进行到第九个比赛日,比赛路程:尼洋河营地——拉萨圣地天堂洲际大酒店,计时里程232KM,赛段共设3个关门点和2个打卡补给点,出门就开始爬坡86km到达米拉山口,海拔5023米,米拉山垭口温度非常的低,早上零下7度,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逐渐升高,翻越米拉山垭口,基本就能完成了今天的比赛,后半程赛段是一路下坡到拉萨。

随着比赛的进行,最后形成了一个三人集团,以较大领先优势率先进入拉萨,在最终的冲刺中,VAUDE巍德男子车队的杜观单飞过线,获得了收官之战的冠军。传奇昌都车队的刘士亮落后2秒获得第二名,大同蓝车队的黄大攀落后8秒获得赛段第三名。

第九赛段赛事海拔图及赛段情况分析列表

尼洋河营地开始发车,清晨温度有点低,每一个骑行爱好者的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就是骑行到拉萨,所以,再低的温度也阻挡不了比赛选手圆梦骑行西藏的心。

露营的时候,是我们辛勤的厨师为我们泡制美味的晚餐,早餐,在他们心中,同样也有骑行西藏的情节,别看他骑车摇晃不定,最后一个赛段,我们的厨师做足安全设施后,也踏上了骑行到拉萨的征程,圆梦拉萨。

玛尼堆最初称曼扎,意为曼陀罗,是由大小不等的石头集垒起来的、具有灵气的石堆,藏语为“多本”。藏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涌现出了浩如烟海的玛尼石刻品,凡人迹所至,随处可见,它是藏族刻在石头上的追求、理想、感情和希望。

向柏龙,放弃了竞争赛段冠军的机会,担当起护花使者一职。

杨成智,在前几天比赛中,他都义不容辞的给车友提供援助,到今天他的爱车出现了故障,后面已经没人能帮得到他了,他的变速手柄坏了,这也是其他选手无能为力的事,他通过远程电话技术支援,最后还是解决不了,不得已要求使用中立器材,等他换上了中立的单车,由于坐包坐的不舒服,骑了几十公里,屁股实在受不住了,就放弃了今天这个赛段,他之前没有被关门过,今天被关门3个关门点,也在5个关门点之内,也算是完赛。

秦延忠,上面羽绒,下面短裤,这是什么操作?他说:昨天长裤子淋雨湿透了,今天只有这样出发了,他说不冷我猜那是假的。

一共7人的集团,前面还有一个,拉开的距离不是很远,比赛刚出发没多远就开始拉扯,总成绩前四的在另外一个集团。

总成绩前四都在集团当中,前面还有7个人跑掉了,他们就是没有刻意去追击前面集团,因为在他们手里的总成绩拉开的有点距离。

差不多到达米拉山垭口时,朱培超发动了进攻,梁世重也跟了出去,杨睿和蔡丁鸿掉出了集团。

范斌,昨天说决战米拉山,他今天取得了第八名爬上米拉山口的好成绩。

拉扯了86公里,自嗨锅整起来,补充能量。

米拉山垭口风景。

庄景柏,爬上米拉山垭口,他爷爷当年也有参与修建318国道,想想当年他的爷爷是多么的艰辛,到如今才有这样的318,今天他爬上了最后一个5000多米海拔的垭口,太过想念爷爷,而失声痛哭。

张亚南带足了能量补给品,继续前进。

第一个打卡点,全部选手到达后,小熊开始班师回朝,向拉萨出发。

今年唯一一个骑山地车参加骑闯天路的女生,她在昨天色季拉山,由于温度太低,再加上多日完赛的疲惫,选择了收容车,休息一天,调整身体的疲惫,只为今天能骑行到拉萨——杨正莲。

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遇上上午看到穿短裤的小伙,他的下半身多了什么?急救毯,这是户外必备的东西,看来小伙还是留了一手,温度太低会出现失温的可能,这就是他经常参加户外赛的经验吧。

谁能第一个到达第二个打卡点,就能第一个品尝到嘉嘉牌精心泡制的加肉面条。

后勤补给点,应有尽有,路过的骑行者都被诱惑了一番。

计时工作人员,认真核对每一个到达的选手的号码牌和名字,还有强制休息5分钟后通知选手可以出发。

这是什么梗?太冷了吗?

小时光——张亚南,愉快的向终点骑行,可意想不到他还是放弃了骑行,在距离终点50多公里处,他登上了收容车,就这样完成了他的2019骑闯天路。

VAUDE 服饰代言人

杨正莲很会卡时间,临近关门时间还有6分钟,到达了终点。

2019 VAUDE 骑闯天路 高海拔自行车极限赛,九个赛段的比赛告一段落,明天将进行隆重的颁奖典礼仪式,敬请期待。

  • QQride
  • 这里有不一样的精彩
  • weinxin
  • 骑盟
  • 关注我随时掌握资讯
  • weinxin
赛事安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