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L孵化计划|黑骑士竞赛风精英车队——他们为圆梦而来

 

在正式发布申请2017中国自行车联赛省际车队孵化计划通知后的第三天,我们就收到了第一份完完整整的申请表格文件,这第一份申请文件来自黑骑士竞赛风精英车队—一支组建于中国香港本土的车队。

此支车队是第一年参加中自联的比赛,对于他们的初印象是在刚刚结束的千岛湖首站当中,整支车队整齐划一,无论是车队定妆照、领队技术会还是检录、签到永远都是第一名到达现场等候,因为车队的骑行服一身素黑只配有银光绿的装饰让我们印象十分深刻,这是继去年至胜兄弟后见到的第二只身上没有任何赞助商logo的车队。

通过精美的车队介绍PPT,我们得知车队的领队谭启荣是八十年代香港代表队成员,并且当今知名运动员黄金宝、胡健燊、杨英瀚等车手都对其十分敬重,他与队长郑宏轩成立此支车队的最初目的是为了给香港本土这些喜欢骑行的孩子建立一个帮助他们圆梦的平台。车队队员先后获得2014和2015赛季泰国Tourof friendship第二赛段及第四赛段的亚军、2016赛季环千赛TTT冠军、Culture公路赛和计时赛冠军及香港本土比赛二十余项殊荣,但是他们在申请表的主冠名商居然是空白的,于是我们很快联系到了车队的队长郑宏轩,对第一支上交申请表的车队进行了采访。

通过队长的讲述我们得知,他们作为一只香港的车队,资源缺乏、管理吃力,车队成员一直只能自费差旅来到大陆比赛,但是由于经济水平有限,车队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所以并不能像其他车队一样大量参与比赛,即使获得过不错的成绩也未能在各大赛事中频频露脸,所以他们永远不能成为镁光灯下的宠儿,也从未成为各大媒体的焦点,正是因这些原因,他们很难让业界的企业向他们伸出援手。“我们撑得很辛苦,但是从未想过放弃,直到我们看到中国自行车联赛的车队孵化计划,觉得这是个机会,我们要努力争取,所以我们带着梦想来了!”

队长郑宏轩表示他们最感兴趣的是孵化计划里面的车队商业计划、管家计划、媒体包装及补助计划,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平台来协助他们共同完成车队运营、媒体包装、招商方案以及经济补助的实质援助。“我们一直依靠队员们在百忙的工作当中处理车队事宜,也经常为如何能妥善安排赛事和出行计划而紧张,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入选车队孵化计划,车队管家会帮我们梳理节奏,让我们变得更加正规和淡定。在资金方面,我们要求不多,哪怕是丁点儿的补贴已经足够鼓舞我们的士气。因为我们想完成的是梦想,即使不能成功,信仰也会支撑我们一直走下去,因为我们已经撑了足够久。”

我们已经在官网上公布了可以选择的11个省际车队名单,所以除了关注车队本身我们也很关注这支车队对于省际的选择。然而当我们看到他们的省际选择栏中赫然写着 “新疆CCL黑骑士竞赛风精英车队”时,组委会的所有成员都为之震惊并感到好奇的,于是我们也针对这件事情对队长进行了采访:“由于11个省际都是中国自行车联赛曾经举办过分站赛的省份,所以并没有香港这个选项,即使香港回归之后我们也很少有机会来到大陆,所以我们对于离我们最遥远的新疆省感到陌生和好奇,赛里木湖、喀纳斯湖、天山等壮丽景色都让我们深深的向往,所以我们选择的原因很简单,是我们讨论后觉得如果可以代表新疆,那简直太酷了!当然,我们很迫切的希望中国自行车联赛在未来能够来到香港举办一场比赛。”

黑骑士们在千岛湖比赛结束当天就发来了第二场遵义站的出征名单,他们说即使开销再大也想全年跟随中国自行车联赛去到祖国的各个省份,去让大陆的车迷和媒体能够注意到这支一直默默努力的香港车队。当问到他们第一站的参赛感受时,队长对于赛事给予极高的赞誉:“CCL组委会的核心工作组只有七人,但他们居然成就了中国本土最高水平的赛事,赛事规模、裁判及媒体团队包括服务的周到程度都绝不亚于职业比赛,参加了第一站的千岛湖比赛让我们如同置身于国际水平的职业赛事中一样,这绝不是其他组委会可以效仿的,我们很感激赛事方、也很感激那些能力超强的对手,让我们觉得我们有前行的助力和动力。”

在发来的PPT中发现了一张很特别的图片,照片中的队长门牙位置全部都是空的,于是我们也请他讲了这张照片的故事:

2014年10月25日,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我和前职业选手胡健燊准备为即将在周末举行的比赛做最后一晚的训练课以便将我们的状态调整至最佳,于是我们去参加了当晚骑上香港岛山顶凌霄阁的夜骑活动,那晚我状态很好拉起节奏率先登顶,并保持了绝佳状态开始下坡,当时我一直向每个弯道猛催,幻想自己是环法大佬中的单飞下坡选手,也在逆行道超过了很多车辆,我毫无缘由的亢奋,直到我冲到一台出租车的后面,我想超过它所以一直将双手挂在刹车把上寻找机会,太过专注导致我没有注意路面情况,于是在过弯时向前前滚翻式摔了出去,我几秒后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拾起车子准备继续,但是被后面的同伴追上来喊停,他们告诉我我的整排门牙都被撞掉了,脸上被摔伤的程度接近于毁容,于是他们为我叫来救护车。因为并不想惊动父母就委托医务人员打给了我当时正在冷战的女友,她赶到医院只坐了五分钟,但是我足够感受到她的失望与冷漠。在住院的三天中,我一直在想为了骑车这个爱好我真的值得这么做么?是不是该放弃了?出院后我整整修养了一个月,也没有再碰我最心爱的自行车。我从老师和同学眼中同时看出了他们的同情和费解。等到伤病几乎痊愈,我再也不能等待的跨上了我的坐垫,在那一刹那我所有的犹豫和彷徨全部烟消云散,我要骑车!这台车子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灵魂的一部分,只有在车上我的人才能变得完整。

也正是因为这个意外,郑宏轩之后足足花了三个月时间才重新拾回训练的节奏,开始研究更加科学的训练计划和更加安全顺畅的骑车技巧,并且带领身边的小队员一起进入科学的训练行列。即使到现在,他的家庭也并没给予他很大的支持,但他足够强大的内心让他找到自己生活的舒适圈。那一刻的冲动,那一年的自省,让他成为了一个更成熟更全面的自行车手,也奠定了当今香港首席业余全能车手的稳固地位。

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往往要经受孤独,但是骑行带给我们的那份独一无二的满足却会让别人的费解和不理解变得渺小。而正是为了守护大家这份信仰的力量,中国自行车联赛在新赛季重磅推出了孵化计划,希望能够充分发挥大平台的资源优势,以有章可循的实施方案去努力践行联赛的使命和责任,帮助那些真正怀有梦想、不懈坚持的车队/俱乐部插上翅膀,不断靠近自己的目标,从而让更多的骑友能够参与到中国自行车联赛,获得机会。

  • QQride
  • 这里有不一样的精彩
  • weinxin
  • 骑盟
  • 关注我随时掌握资讯
  • weinxin
赛事安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